服务园地

供不应求!空运价格不断攀升预计至少持续到2

发布时间:2021-08-17 22:56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联盟(IATA)本月发布的数据,全球航空货运需求已经达到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最高点。全球货运代理公司DHL首席执行官沙尔瓦特(Tim Scharwath)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航运瓶颈和无法出行的民众的消费将有助于推动航空货运需求持续增加,这一趋势可能延续至2022年中期。

  “由于数千架客机仍然停飞,这种运力制约将继续推高价格,而这些客机通常承载着全球约一半的航空货运。”沙尔瓦特说。根据IATA的数据,由于客机的持续停飞,全球空运运力比疫情之前的水平低11.7%。

  此外,根据荷兰“CPB世界贸易监测”项目数据,2021年3月,世界贸易额环比增加2.2%,这表明对航空货运的需求增加。“人们目前非常愿意消费,因为他们没有去度假,所以手中有更多的钱。”沙尔瓦特补充称,由于一些地区疫苗的缓慢推广,航空货运能力恢复将非常缓慢,因此运力到2022年前仍将稀缺。

  空运也是新冠疫苗在全球及时配发的关键途径。根据DHL近日举行的一场线个月中,全球空运业完成了10亿剂疫苗的运输。未来两年,为了确保新冠疫苗的全球覆盖率,可能还需进行超过20万次空运运输。

  沙尔瓦特说,由于港口的堵塞和集装箱的缺乏,海路运输的延误使家具类等货物转向空运。根据海运数据公司Sea-Intelligence最新可查报告,3月的船期可靠性仅为40%,晚到船只的平均延误时间超过6天。海运成本的激增,使空运更具竞争力。根据德鲁里世界集装箱指数(Drewry World Container Index),今年从上海运往洛杉矶的40英尺集装箱的现货价格上涨了34%,而上海至鹿特丹的价格则飙升了49%。

  然而,昂贵和等待时间过长的海运使得越来越多的托运公司选择航空货运,空运的价格也被不断推高。运输行业网站数据显示,4月份亚洲至美国大多数目的地的空运运费攀升了约25%,并在5月份一直保持高位。

  Freight Investor Services公司航空和集装箱部主管斯特林(Peter Stallion)在一份说明中称,当前阶段的价格飙升也显现了苏伊士运河堵塞的连锁反应。服装品牌Levi Strauss公司首席财务官辛格(Harmit Singh)在4月指出,由于供应链中的一些延误和瓶颈问题,该公司正更多依靠空运以消化当前的订单。

  另一方面,空运运力也较为紧张。正如供应链管理软件公司Flexport首席执行官彼得森(Ryan Peterson)近日所讲,世界上50%的航空货物是搭乘客机的“便车”进行运输的,但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航空公司已经削减了50%的运力。

  航空货运市场分析公司Clive Data公司总经理范德伍夫(Niall van de Wouw)分析称,乘客对航空旅行的低需求正在加剧运力限制和高费率的产生。根据Clive Data的最新可查数据,航空货运需求在整个4月份继续呈现增长,货运量同比增长78%,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1%。虽然需求在增长,但运力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该公司的数字显示,由于市场上仍然缺少客机腹舱运力,4月份的整体运力与2019年相比下降了18%。

  而与此同时,货运需求却在大幅增加。沙尔瓦特认为,经济反弹的速度超过预期,公司需要重新补充库存,所以汽车和工业行业以及塑料和化工产品的空运需求正在增长。

  美国UPS快递公司也表示,由于所有地区的出口都以两位数增长,该公司不得不增加了运力。“为了支持亚洲的出境需求,我们增加了25%的航班,由于我们747-8机型的装载能力,运力上的增加应该会更多,”UPS首席财务官纽曼(Brian Newman)称,“亚洲出口量增长了43%,欧洲出口量增长了27.7%,总体出口总量同比增长26.2%。”

  彼得森称,这导致目前维持航空货运收支平衡的价格相当昂贵。“从亚洲到美国,客机只有在每公斤收费超过10美元的税后才能赚到钱,而疫情前这一价格是每公斤4美元。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一些已经退休的客机被调回来重新投入使用。”他称,“旧的波音747飞机现在大多会作为货运飞机保持飞行,它们会被改装成货运飞机。但如果你像我们去年那样绝望的话,实际上可以直接把它们作为客机使用,只需在行李舱和头顶行李舱装运货物即可。”

  据美媒报道,为了迎接空运长期火热的趋势,波音公司正在增加产能,将旧的737客机改装成货物运输机。目前,亚马逊公司已经对这种改装运输机下了订单。

  根据DHL发布的名为“再议新冠大流行复原能力”的白皮书,预计在2022年至2023年期间,每年将分发约70亿至90亿剂疫苗和相应的辅助用品。“鉴于疫情的紧迫性,疫苗可能将依靠空运进行更远距离的运输”,该白皮书写道。

  但由于缺乏冷却设施和基础设施,在一些东南亚和非洲地区的贫困国家,新冠疫苗的分发仍然面临着物流方面的挑战。

  DHL首席商务官布斯克(Katja Busch)在会议中回答第一财经记者问题时表示:“我想说的是,向低收入国家运输疫苗的物流过程并不是瓶颈所在。关键问题是,疫苗的可用数量,以及当地的技术设施水平。”

  “从理论上讲,实际上,从生产疫苗到你找一架飞机运输的时间,是在两天到七天之间,绝不会比这个数字更长。因此,限制疫苗配发的根本原因是可用疫苗的数量,而不是从生产到开始运输的速度,”布斯克说,“此外,一旦进入某个国家,事情就会变得艰难,你没有足够的冷却设施,你没有当地的基础设施.不幸的是,这是在东南亚和非洲可能将发生的情况,但我们真的不希望有人在这个过程中被落下。”


地址:山东省日照市章丘区双山街道办事处三涧溪村2号  联系人:马经理 

固定电话:400-0256153

全国销售热线:

400-0256153